25歲的符啟慶,現在的后腦勺空了一塊頭發,露出發紅的傷口。 

  由于這些天連續在隔離病房上班,一直需要戴著面屏的她后腦勺被面屏的帶子勒腫了個包,由于沒有及時處理,導致發炎,只能剃掉頭發把傷口處理好。 

  “沒關系的,頭發會慢慢長出來的,我扎個小揪揪遮住不就好了。傷口處理好就行了。”一個年輕的女孩子如何忍受后腦勺缺了一塊頭發?這個年輕的女孩子卻輕聲笑著淡然說道。 

  符啟慶是海南省婦女兒童醫學中心心內科的一名護士。122日,已經回到儋州老家準備和家人過年的符啟慶接到了醫院打來的電話——因為抗擊新型冠狀病毒感染的肺炎疫情需要,要求科室的全體護士返回海口隨時待命。 

  二話不說,符啟慶立即收拾行李返回海口。“父母都很支持我,雖然不舍得,但是也知道我畢竟是護士,這就是我的工作,讓我趕緊回去,安心工作。” 

  在隔離病房的工作,和普通病房有著很大的區別,從沒有過這種經驗的符啟慶剛開始心里也有些打鼓,“但還好,雖然剛進去有些擔心,但很快就適應了。” 

  在隔離病房,符啟慶需要不停地走動,為患兒進行治療。上班的8小時里,幾乎沒有時間可以休息,有時甚至連午飯都來不及吃。“工作太多了,而且每次一脫一穿防護服,要浪費不少時間,有時候就干脆不吃午飯了,忙完再下班吃飯。”符啟慶說。 

  除了為患兒治療,符啟慶同時還需要幫助陪同的家長處理一些生活所需。“因為隔離病房不允許探視,所以家長需要一些生活物品,我們也需要給他們送進來。” 

  而讓符啟慶感到最困難的不是工作的艱苦,是對患兒家屬的情緒疏導。“很多家長一進來就非常緊張和焦躁,他們會一直問我們‘為什么我的孩子要被隔離’‘我孩子的檢測結果什么時候出來’‘我們到底還要在這里住多久’等等。很多家長在情緒激動的時候,根本聽不進去我們的解釋,我們只能等到他們情緒稍微平穩了才去安撫他們,給他們詳細解釋。”面對家長的無端指責和質問,符啟慶坦言,自己也會感到委屈的時候,“有時候會有那么一瞬間覺得很委屈,但轉頭一想,孩子住進了隔離病房,誰的心不焦急?這么一想,也就理解他們了。” 

  如今,因為后腦勺的傷口,導致她無法繼續戴著防護面屏,符啟慶被暫時調到了急診病房。“等休息幾天吧,傷口好了我還可以繼續回去隔離病房工作。”這個年輕的姑娘笑著說。 

    

    

    

    

    

中心網站
相關鏈接
快乐扑克3开奖直播 免费下载福州全民麻将 9188双色球基本走势图 广东快乐10分一定牛 bet365体育备用网址 河内5分彩走势图五星 四川金7乐怎么购买 世界杯比分差距最大 挖莱特币矿机配置 牛牛对战平台 天津时时彩开奖结果查询一首页 排列5自动选号工具 彩票平台注册送体验金 五分赛车稳定赚钱规划投注 重庆快乐十分走势图一定牛 深圳皇冠体育中心羽毛球馆 贵州游戏中心捉鸡麻将